汉堡,港城。

平静地流过了狭窄的运河水道后,易北河水又重新注入了干流的波涛中。在被这波涛裹挟的棕红砖石基座之上,耸立着另一层融入天空的波涛。

这就是易北爱乐音乐厅,欧洲最大的市区更新项目——汉堡港城 (HafenCity) 的地标。

易北爱乐音乐厅 (Elbphilharmonie)
近处观察音乐厅外立面

功能多样,新旧结合,融入水体。这座造型前卫,令人过目难忘的建筑是港城开发理念的一个缩影。

1963年,“港口仓库A”在汉堡港区西端建成,以替换在二战中被炸毁的旧仓库。44年后的2007年,这座仓库又开始了脱胎换骨的第二次重生:仓库的内部结构被拆除改建,而外墙则被小心翼翼地保存了下来,作为这超凡工程的历史痕迹。9年,8.7亿欧元,这座万众瞩目的建筑杰作最终在2016年10月完工,并于次年1月开放。八层高的原旧仓库顶部,如今是对公众开放的“广场”。而在其体量巨大的结构内部,除了一大一小两个演奏厅外,还包含了练习室,酒店,公寓,餐厅等功能区域。

音乐厅建筑内部结构示意图(图片来源:官网)
“广场”回廊倒影中的港口与市区
在“广场”上看夜景

从音乐厅沿着水道向东行,便是港城的主体部分。

虽然港城是一个以再开发为目的的现代化新城区,但保护历史风貌是其规划的一个原则。由于旧港区的大部分区域都由并无保护价值的棚库占据,因此这些区域就被清理出来,为新港城的前卫设计与规划留出了空间。然而,位于港区与汉堡市中心之间的“仓库城”却是一个特例。这片于19世纪晚期至20世纪早期修建的仓库区凭借着其充满复古美感的红砖建筑成为了汉堡最主要的旅游景点之一,并于2015年被列为了联合国世界遗产。

仓库城,从它的名字可以看出,这似乎并不只是一片单纯的仓库建筑群。事实也的确如此。1871年,汉堡汉萨自由市(这是汉堡的全称)成为了新建立的德意志帝国的一部分。但与新的身份随之而来的,是旧特权的丧失:汉堡作为一个自由市的免税地位被剥夺了。市议会与帝国政府最终达成了一个折衷方案:收回城区的免税地位,但在港区内划出一个自贸区。然而,港区原本松散混杂的城市规划与功能设计并不能满足自贸区对于划定界限,集中管理的需求。因此,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仓库综合体,一座城中之城,仓库城的蓝图被绘制了出来。

俯瞰仓库城
分隔仓库城与市中心的“海关运河”

仓库城与汉堡城区相比的确不大,但它位于自贸区中的特殊位置又使得它的确像是一座“城”:它被一条名为“海关运河”的水道与汉堡市区分隔开。而任何想要进入自贸区的人都需要通过边检。它甚至还有着自己的能源供应系统与工业体系。然而,自从上世纪中叶战后经济奇迹的发生,贸易总量的腾飞与大型货轮的流行使得旧港区的码头尺寸与仓储容量已经无法满足现代需求。因此,新的港口在易北河南岸开始建设,而北岸旧港区的物流与工业功能开始衰退。直到上世纪末,市议会决定开发港城,一个尺幅巨大的建设计划就此拉开了帷幕。

仓库城市政厅(上,如今为汉堡港口与物流公司办公楼)和“码头仓库B”(下,如今为国际海事博物馆)是仓库城最老的建筑

作为新与旧的过渡,仓库城连接着老市区与开发区,同时也是市中心进入港城的通道。仓库城由建设在易北河北岸边的几个狭长半岛和岛屿上的15栋连贯的大楼和6座附属建筑组成,运河水道穿流其间。这些配备了水力起重机的仓库,建于水路与陆路之间的仓库由数位建筑师设计,但有着统一的新哥特式风格和特征:由瓷砖拼贴图案装饰的红砖外立面、铜绿色的屋顶、内凹的窗龛和高耸的尖塔。同时,得益于建于1887年的仓库城锅炉发电站,这些仓库也成为了汉堡最早完全使用电力照明的建筑。这些独具一格而思虑周全的设计同时也使得旧时驳船可以直接方便高效地在仓库边卸货装载。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先进的现代技术,汉堡成为了当时继伦敦和纽约后的世界第三大港。

旧锅炉发电站,如今改建为了港城信息中心
仓库外立面(是的,这些室外起重机如今仍然可以使用)

然而二战的到来,对仓库城造成了重创。过半的区域在战争中被毁,1943年的轰炸更是使得仓库城的状况雪上加霜。1967年,对于部分建筑的保护性重建工作完成,然而仓库城再也无法完全恢复原貌。自从70年代起,仓库城的货运储存功能逐渐衰退。而在上世纪末,仓库城私有化的计划在居民的抗议下废止后,这些风格独特的旧仓库终于在港城开发计划的背景下得到了重生。1999年起,一些景点和博物馆开始进驻仓库城,此后仓库城的旧建筑也开始被改建为了办公楼、酒店和住宅。穿过街巷,桥梁与运河,这些静立于水边的红砖建筑,如今散发着新的生机。

仓库城经过细致的修复后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历史风貌。图中是影视拍摄在此取景的片场,从服装可以判断应该是设定在20年代

辅助信息:

港城 (HafenCity) 在汉堡的位置
仓库城 (Speicherstadt) 在港城的位置